DPP郭正亮陆资投资高雄港,陈菊进退两难


 美丽岛电子报24日刊出郭正亮专文指出,经济部投资审议委员会日前通过港商政龙投资公司参股阳明海运持有的高明货柜码头,政龙将持股三成,约合台币40.5亿。由于政龙投资公司是中远集团、中国海运、中国招商局的合资公司,此案不但是开放陆资以来的最大金额,同时也是陆资投资公共建设的首宗个案。
 民进党立院党团立即表达忧虑态度。书记长蔡其昌表示:「不应只纯就商业角度看待,政府审查应多一分谨慎,才能确保国家利益和安危」。干事长潘孟安更直接表达反对立场:「就算投资内容和项目无涉国安,也应迴避港口、机场等特殊公共建设」。
 但高明码头所在地的高雄市,议员却不分蓝绿表示欢迎。国民党书记长黄柏霖反对国安挂帅:「若只用国安问题来阻断全球化的区域整合,只会一味关闭,台湾就会被世界边缘化与遗忘」。与蔡英文台大法律系同班的民进党高雄市议员康裕成,则坦白说出民进党的无奈:「陆资投资台湾公共建设,当然有助于台湾经济发展,但在欢迎之际,又有国安疑虑,这就是台湾面临的窘境」。
 陆资投资高雄港,民进党矛盾檯面化
 高雄市议员不分蓝绿、欢迎陆资投资高明货柜码头,反映出高雄在地人对「重振高雄港」的殷切期待,相信不管是前高雄市长谢长廷、或是将争取2014年连任的现任市长陈菊,对于高雄港在近十年来的持续没落,必定感触良多。
 问题是,陈菊市长以高雄经济优先、欢迎陆资投资高雄港的态度,却将冲击到民进党团的国安挂帅主张。毕竟早在今年10月15日,民进党团就曾提出两岸人民关係条例部分条文修正草案,要求增订陆资来台投资规範,以「确保国安、稳健开放」为政策指导方针。其中包括:陆资金额超过5亿台币就要举行公听会,针对不同产业订定限制条件,禁止陆资投资重要公共建设,禁止陆资投资经济上独佔、寡佔或垄断、或涉及政治、电信、媒体等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相关行业。
 大陆中远等三大集团投资高明货柜码头,无疑将触及民进党团「禁止陆资投资重要公共建设」的国安挂帅主张,即使陆资并非独资,只是部分持股,恐怕也将备受争议。为了重申国安挂帅立场,民进党甚至有立委不分青红皂白指出「高明货柜码头离左营军港不远,国家安全堪虑」,但高明码头分明在小港第二港口航道附近,与左营军港颇有距离,显然与国家安全扯不上关係。
 十年政策错误,高雄港节节败退
 坦白说,陈菊市长和高雄市议员不分蓝绿欢迎陆资投资高雄港,实在是因为他们再也不忍让高雄港继续没落下去。民进党团身处自己常嘲弄的天龙国台北,却对高雄港近十年来的每下愈况处境,完全不求甚解,只会一味诉诸千篇一律的国安挂帅,却不深入了解当地现状。民进党团如果继续这样自以为是,介于中央与地方的政策认知落差,未来必将持续不断发生。
 毕竟,直到2000年,高雄港还是排名全球第四的着名大港,当时高雄港的总货柜装卸量是7425万TEU,排名全球第一是香港18098万TEU,第二是新加坡17087万TEU,第三是韩国釜山7540万TEU,高雄与釜山不分上下,几乎并列全球第三。
 但好景不常,随着中国大陆经济的迅猛崛起,高雄港在亚洲邻近港口的激烈竞争下,全球排名不断下降。儘管从1995年起,从李登辉到陈水扁主政,都极力推动发展高雄港成为亚太海运中心和海运转运中心,但在四大因素交叉影响下,高雄港却一再错失良机,导致全球竞争力持续下滑:
一、两岸直到2008年才签署海上客货直接运输协议,高雄港完全错失中国大陆经济崛起、进出口货物迅猛增长的关键10年。
二、两岸尚未直航期间,中国大陆港口相继崛起,陆续取代高雄港功能。
三、高雄港自从2000年完成第五货柜中心的8座深水码头之后,就不再投入兴建深水码头,导致高雄港码头深水化不足。
四、台湾产业转型,吃重货品移往中国大陆,台湾出口货品改为单价高、体积小,加上为了争取时效,多改为空运,造成进出口货柜的大量减少。
 从2000-2008年全球各港口的货柜量消长,可以看出高雄海运竞争力的节节败退。2000年排名全球第四,2003年已被上海、深圳超过,掉到第六。2007年又被宁波、鹿特丹超过,跌到第八。2008年再被杜拜、广州超过,跌到第十。
 在2000-2008年期间,高雄港年均成长率只有4%,但中国港口的年均成长率都十分惊人,例如青岛25%、上海+天津26%、深圳27%、广州34%,宁波更因为2005年12月洋山港正式开港,年成长率高达52%!
 根据国际货柜化杂誌统计,2010年全球排名前20大货柜港,高雄已经跌到第12名,总货柜装卸量只有918万TEU,相较于第一名上海2907万TEU、第二名新加坡2843万TEU、第三名香港2353万TEU,相差甚远。2010年全球20大货柜港,中国港口就佔9席,依序为上海、香港、深圳、宁波、广州、青岛、天津、厦门、大连。
换句话说,全球货柜几乎高达三分之二,是经由中国九大港口进出。
 重振高雄港,亟需两岸合作
 面对高雄港的节节败退,首当其冲自然是台湾海运业者。为了急起直追,阳明海运于2007年成立高明货柜码头公司,并以BOT方式,兴建台湾第一个结合科技与环保概念的高明货柜码头,完工后将为高雄港增加4座水深达16.5公尺的货柜码头,提供万TEU级以上的货柜船停泊,预估每年货柜装卸能量,将高达300万TEU。高明码头位于高雄港第二港口航道,没有跨越过港隧道的吃水限制,船舶入港后可迅速进行靠泊作业,进出港时间可节省30分钟以上。
 为了增加货源,阳明海运计画释出40%高明码头股权,供国外航运公司投资。今年7月,投审会通过美国最大货柜集团Ports America以每股新台币20.5元、总价14亿元入股10%股权。这次引入中国大陆三大海运集团,阳明海运显然是虑及中国大陆高达全球三分之二的潜在货源。
 事实上,早在2009年马政府刚上任后一年,中远集团即表达入股高明码头的意愿。当时正值金融海啸期间,全球航运业面临景气空前低迷,中远却愿逆势出手,不但有看好全球后势的经济考量,中远作为中国大陆最大的航运国企,当然也不排除有推动两岸合作的政治意图。但对台湾来说,大陆三大航运集团投资高雄港,不但有助于阳明海运掌握全球最多的大陆货源,未来也必将带来更多航线弯靠高雄港,使高雄港得到重振雄风的空前机会。
 民进党困境:中央国安挂帅,地方经济优先
 大陆三大航运集团投资高雄码头40亿,对阳明海运和高雄港的各种利多,是如此明显,也难怪马政府会迅速拍板定案,连对高雄港持续没落感触最深的陈菊市长和高雄市议员,也不分蓝绿乐观其成。
 但远在台北、疏离地方利益、事不关己的民进党中央,包括中央党部和立院党团,却在第一时间诉诸政党本能,立刻诉诸国安挂帅的意识型态,不能实事求是了解问题,不能深入追究高雄港持续没落的根本原因,不能全方位了解全球海运的实际状况。这种「中央国安挂帅、地方经济优先」的严重落差,尖锐凸显出民进党面对两岸具体问题的困境。
 问题是,高明货柜码头投资案,绝不会是引起民进党中央与地方爆发矛盾的唯一陆资投资案。只要民进党中央不能实事求是、深入了解台湾面对的两岸经贸合作需求,类似「地方都说好、只有民进党中央喊卡」的尴尬事件,也将持续不断发生。
 陆资投资高雄港,不但将考验陈菊市长对两岸经贸的务实立场,也将考验民进党中央与地方首长+地方民代如何磨合两岸政策落差。就此而言,民进党即将成立的中国事务委员会,苏主席恐怕要延揽更多县市长参与,否则党中央与立院党团动辄诉诸国安挂帅,动辄与地方民意脱节,不但将造成地方首长的尴尬痛苦,也将使民进党离执政之路愈来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