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说】刘华才:不为反对而反对民政挺好政策

【听他说】刘华才:不为反对而反对民政挺好政策

创党50年后,民政党在509一役全军覆没,入党13年的民政党新任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毅然肩负起重振民政党的任务!

刘华才接受访问时说,民政党已退出国阵,当前是一个独立政党,但不会是个纯为反对而反对的政党。“好的政策我们会支持,不好的政策我们必全力反对。我们不会刻意製造问题,但要改善弱点及提出解决方案贡献国家。”

他指出,该党放眼下一届大选取得突破,只有在国或州席破零才拥有代表性,因此全党上下必须力争重返国、州议会,才能为民请命。”

参政志在贡献国家

问:你是在2008年民政党一振不蹶时,才从全国民青团“冒出头”,今天更受到广大党员的委託,一路走来,你对自己在政党上的起起落落有何想法?

答:早年我活跃于华社与华团,2002年拿到博士学位后就有了一个想法,就是凭自己的学识为国家做些事情。

当时我想改变国家,但通过华团平台将难有作为,因此我参加了政党,想从政治平台把国家变得更好。

我选择民政党是受时任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影响,我也是槟城人,当时他是槟州首席部长。一天我摸上了槟首长办公室与许博士深谈,于2005年加入了民政党。

当时我只想当他的政治秘书,但没被选上。308后我被提名竞选全国青年团职位,后被委为全国青年团总秘书。2013年首次上阵峇都国会,结果败选。

2013年我被委任为全国副主席,2018全国大选再披甲上阵峇都区,同样败下阵来。党在这次大选后陷入低潮,我提名竞选全国主席,结果受到党员委託成为全国主席。

其实,我的民政党党龄只有13年。

回归重视基层声音

问:一直以来民政党给人一种“头家”政党的感觉,但从2008年在槟城兵败如山倒后,至今仍走不出困境,在政治上被套牢了10年。现在换你掌舵民政党,你有什幺锦囊妙计可让民政党“浴火重生”,并重新擦亮民政党招牌?

答:没有基层就没有党也没有领袖,领袖是基层选出来的,对草根党员我们必须重视,尤其那些“打死不走”者。

创党以来我们首次惨遭覆没,但党内仍有很多忠心耿耿的人,这些都是很党重要的资产,但这艰辛时刻,我们一定要回到基层,领听他们的声音。

经过上三届全国大选的大败后,包括连柔佛最安全的选区新邦令甘议席也输掉,令人无言。

我个人认为,民政党领导层与基层已脱节很久,其实基层早在308大选后就要求民政党脱离国阵,当时领导层听到了却没有做到。

2013年这股声浪更大,领导层也听到了,但却没重视这些声音,我们没办法重振雄风,就是因为与基层脱节了。

每个年代的领袖都有不同作风,但每个领袖也有其强弱点,我们要取其强点来弥补弱点。

任期第一年,我会先整顿党内部,之后运用“蓝海战略”改革。

我会先应用策略制定架构,走出吉隆坡,到全国各州召开中委会议,并与当地区部、分部领袖交流,让他们对党有归宿感及加强向心力。 

善用资源划热点区

问:已没有政治资源的民政党,你要如何善用党内有限资源,重拾人民的信心?整合方面会面对挑战吗?

答:政治资源肯定大幅度减少,党内的政治资源分配也不能像过往,如何善用有限资源发挥最大效果就像蓝海策略。

我们要在蓝海策略中找出其“热点”,就如在222个国会议席中,我们不可能竞选全部席位,况且我们已是独立政党,没任何限制,须先做好部署找出对党有利的“热点”议席。

我会把槟城当成重点区,槟城要如何善用有限资源去达到最大效果,首先就必须先照顾好党员,然后才延伸去照顾人民。

有三样培训工作一定要有,第一:要让党员知道勿忘创党初衷与使命,并唤醒已“埋藏”很久的政治斗争。

第二:强化民政党在社交媒体的影响力,我们会投入资源并培训党员与人民沟通的技巧。第三则是为前线领袖,包括领导层在大众面前演说的技巧。

我也会鉴定选区并遴选潜能候选人,为下届大选展开备战工作。我会在近日的中委会议上讨论备战第十五届大选的事宜。

备战工作不能拖延,若民政无法重回国会将会被人民永远遗忘。今后我们须扮演好反对党角色。

这次遴选候选人的方式会与过去不同。我理想中的候选人,是可在任何上阵选区获得当地党员认同。

换言之,今后民政党的候选人会通过党内初选机制敲定。若连我们的代表没被这名候选人说服,此人要如何去说服选民把票投给他?

我不希望临阵换将的问题继重演,这对在选区默默耕耘的同志不公平。 

中委会结合老中青

问:在你的领导下,你会否重用年轻人发起改革之路,也让民政党更有显朝气勃勃? 

答:我的中委会是结合老中青,元老扮演着提醒与建议工作;中年负责执行;年轻人则扮演带动性工作。我觉得应该放手让年轻人去带动,肩负起部份的改革工作。

身为全国主席,我的首个使命是让民政党在下届大选重返国会。第二个使命是积极栽培新的接班人。以后是年轻人的天下,我会让党年轻化。

这事项我会与全国民青团团长黄志毅深入讨论。现在我们的青年体育部长才26岁,我认为青年团团长必须更年轻化,不可能叫一个过40岁的人来担任青年团长。

我希望民青团能与我党配合,找回民政党的价值观与明确的政治斗争路线,包括办更多政治活动营让大专生参与,加强他们的政治意识及加入民政党。

要走出种族色彩

问:民政与国阵分道扬镳后,民政党的未来何去何从?

答:虽然民政是标榜多元种族特色的政党,但不会特意去招收更多巫印裔党员去应对选战,我们要结合各方力量打破种族“藩篱”。任何认同民政党理念者,我们都会接受与合作,我不想国民间继续让“种族化”祸害下一代。

党选时有党员问我,没有国大党与巫统辅佐下的民政党,来届大选要如何打,我的回答很简单,我要的是马来西亚人的选票,在争取选票之际,我们不能再继续被“种族化”套牢,我们要走出种族色彩。

退出国阵才能重生

问:当时你代表民政党中委会宣布退出国阵,当时背负了部份党员的骂名,今天你当上全国主席,是否证明全国党员都支持民政党退出国阵?

答:我必须澄清,中委会并没委託我去宣布此决定,只是我开会后欲离开民政党总部时碰上了媒体,才透露了中委会的决定。

第一次中委会上,两股50对50的声音“胶着”在此课题上,直到第二次中委会才获大多数中委支持退出国阵,我个人主张退出,因为这样才能让民政党浴火重生。 

至于未来会否与其他政党合作,我觉得此可能非常高。以目前大马政局来看,来届大选我们会用回民政党的旗帜上阵。

时间证明我的能力

问:你给人的印象是文质彬彬,也有党员认为你是许子根第二,缺乏强势领导魄力。在当前政治乱象中,你怎样证明出你的强势领导魄力? 

答: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才上任,现在评估我的能力表现未免太早。希望那些批评我的人在我做了一届全国主席之后再来评估,到时再证明你们的想法是否正确。

我必须强调,身处不同时代的领袖就需有不同作风与风格,我是否强势就由时间去证明。

 

关键字: 听他说刘华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