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说】落实性别包容政策槟男女平等再迈一步

【听他说】落实性别包容政策槟男女平等再迈一步

槟州政府于今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前夕,即本月7日在槟州政府公务员体系正式落实性别包容政策,成为全国首个落实此政策的州属。槟州妇女及家庭发展,性别包容委员会主席章瑛说,此政策的最终目的是确保州内性别平等,不出现单一性别垄断。

她接受《》访问时指出,这是首开先河的,如今连联邦政府都参考槟政府落实此政策的模式,槟州準备无私的指导。 

她说,若联邦也落实此政策,意味我国朝向男女性别平等的目标是个大跃进。性别包容政策提供州政府一个框架,确保男女公务员获得公平机会,可参与槟州项目与计划并从中受惠,减少不公平现象。

限制单一性别比例 非让女性超越男性

 

问:请问槟州政府的性别包容政策,概括了那一方面?

答:槟州政府落实性别包容政策是槟州朝向社会性别平等的新里程碑。这政策包括在各政府部门及机构,将性别比例设为40%女性、40%男性及20%男或女,是全马首个限制单一性别在参与及决策上不超过60%的州属。

许多人对此政策的认知有个错觉,以为性别包容政策是让女性超越男性,但其实不是。根据统计局“2017年年马来西亚性别差异指南”,我国在教育及保健上的性别差异缩小了,但在经济和政治领或却不达标。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7的数据,女性须在2234年才能在经济上要与男性同等,这是217年以后的事。比2016年报告说的170年倒退了。

如果继续无动于衷, 我们将需要更长久的时间才能达到两性平等。这不止影响这一代,也影响下一代。体恤民情的槟州政府决定付诸行动,以填补这些落差。

性别包容政策是设定清晰及平稳框架,让大家有机会参与及分享州政府所进行的惠民政策,以期减少不平等。

在此政策下,州政府部门和机构在拟定、实行和检讨各项计划时,须符合性别包容政策。州政府将确保各政府部门及机构有个性别平衡的环境,确保所有公务员都有机会参与管理,行政及决策。

州及地方政部门在施政方面也需根据‘性别反应及参与财政预算案’(GRPB),包括各项计划的拟定、设计、推行、监督和评估。

“性别反应及参与式预算”由槟州妇女发展机构(PWDC)负责。州政府在进行计划或项目时会先询问涉及的各方,包括男女老幼的在有关项目上的需求,让每个人及每个性别都能分享到州政府的资源与设施。

联邦支持性别政策 委派官员访槟取经

 

问:槟州的性别包容政策,是否也获得联邦政府的支持与鼓励?

 

答:是的。联邦政府对此政策给予积极支持,也认同槟州在这方面的努力,妇女发展部甚至认为可向槟城学习。

 

日前联邦政府有派官员到访槟城,以向槟州妇女发展机构“取经”,了解更多政策。

 

如今我们已累积许多经验,更準备把运作模式传授给联邦政府作为参考。

 

获槟中总大力支持 拟联办工作营宣导

 

问:州政府是否鼓励民间团体参与?

 

答:日前我已与槟州中华总商会会长拿督斯里方炎华会唔,也提及此政策,对方大力支持此政策。总商会与槟州妇女发展机构一起联办这项政策工作营,以便让商会的会员,了解什幺是性别包容政策。

 

每个州属都有各族商会,但参与商会的女性一般佔少数,槟州中华总商会有成立女商会,其他州却没有。

 

我们也会向民间解说与推动,让社会更多人认识此政策,以便把政策推广到私人公司或组织。

 

需兼顾事业与家庭 仅中层女公僕逾30%

问:目前州政府的公务员中,女性是否已达到了30%?

 

答:目前只有中层阶级的女性公务员有超过30%,但上层阶级与低层阶段仍以男性佔多数。男性为主现象也不只在公务员体系中,其实整个社会仍以男性为主。

 

我有要求各机构或部门每年报告男女公务员比例,确保未来能够达到40:40 :20比例。

 

也不能否认一个事实,一些有了家庭的女性公务员就不想升职,因为她们面对事业与家庭难兼顾的困扰。

 

虽然如此,我们也不容许有任何性别歧视的发生。很多女性公务是受到文化与观念上约束,普遍认为女性应照顾家庭,造就男主外女主内观念。

 

即使女性有机会或有能力胜任更高职位,但她们往往考虑到家里与丈夫的意愿,使她们在升任至中层阶级主管后,就拒绝升职。

 

为使此政策成功,我们需要更努力去改造社会与环境,以便妇女在家庭与事业间更易取得平衡。

 

我希望政府未来能在各政府机构设立托儿所,让男女公务员都可专心工作,又可兼顾孩子。政府需率先推行,才会让更多私人界响应。  

 

既然我们已开始了此政策,往后各部门聘请公务员时,主管都要有性别包容思维,确保各部门男女性别比例平衡,有性别落差也要即时纠正,这是性别包容政策的用意。

 

槟岛市政厅及威省市政局在2012年就已落实“性别敏感及参与式预算”;在2017年槟州房屋部也在人民组屋计划上採用了有关机制。

政策不含同志群体 LGBT需从人权着手

问:性别包容政策是否概括同性恋群体(LGBT)?

答:很多人对此政策混淆,其实政策并没概括同性恋或跨性别群体。

跨性别者跟雌雄同体人(Intersexual)是完全不同的。性别包容就是单纯的男性或女性。包容同性恋群体需从人权开始着手,目前社会已开始有这方面的包容性,但碍于社会民风仍保守,无法普遍接受,这需更长时间才能改变旧观念。

我不否认公务员群体中也有同性恋者,但没人会向别人透露自己的性取向。

不要求私人界奉行 从公务员体系落实

 

问:未来州政府会否立法,以要求私人界奉行此政策?

 

答:这是好政策,但若要立法就不那幺容易,毕竟涉及联邦政府权限,除非联邦政府把此政策立法,那就另当别论。

 

这也是为什幺,我们先从州政府公务员体系开始落实,因为落实此政策只需州行政议会通过即可,也没涉及任何法律技术问题。

 

这项政策是两性平等的起步,任何政策的推动都需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否则会弄巧反拙,让反对人士有情绪上的反弹。

MPKK也需贯彻政策 委任更多女市议员

问:性别包容政策会否也贯彻在遴选市议员或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上(MPKK)?

答:会的。我们已在槟威两地市议员委任上,让更多女性领袖受委为市议员,目前来自行动党的女性市议员佔多数,其他成员党所推荐的女性市议员也不会有很大落差。

至于乡村社区管理理事早在3年前就已制定,须在2021年达到30%女性的受委固打,之后会扩大至40%。

目前州政府规定名15名成员中须至少3名女性,到2021年就须达到5名女性。

槟州政府配合以“重家庭”为其中核心的“槟州2030年愿景”,也在槟州40个州选区成立妇女及家庭发展委员会(JPWK),意味槟州有600名妇女领袖,将在妇女及家庭发展方面作出贡献。

JPWK与MPKK雷同,后者以地区分之,前者则以选区分之,即一个选区内的15名妇女成员,可在选区内跨MPKK地区推动计划。

我们希望通过JPWK,从基层发掘有潜质女领袖,让他们有机会参与更高层次,包括加入地方政府,甚至成为槟州议会一员。

问:目前州政府的公务员中,女性是否已达到了30%?

答:目前只有中层阶级的女性公务员有超过30%,但上层阶级与低层阶段仍以男性佔多数。男性为主现象也不只在公务员体系中,其实整个社会仍以男性为主。

我有要求各机构或部门每年报告男女公务员比例,确保未来能够达到40:40 :20比例。

也不能否认一个事实,一些有了家庭的女性公务员就不想升职,因为她们面对事业与家庭难兼顾的困扰。

虽然如此,我们也不容许有任何性别歧视的发生。很多女性公务是受到文化与观念上约束,普遍认为女性应照顾家庭,造就男主外女主内观念。

即使女性有机会或有能力胜任更高职位,但她们往往考虑到家里与丈夫的意愿,使她们在升任至中层阶级主管后,就拒绝升职。

为使此政策成功,我们需要更努力去改造社会与环境,以便妇女在家庭与事业间更易取得平衡。

我希望政府未来能在各政府机构设立托儿所,让男女公务员都可专心工作,又可兼顾孩子。政府需率先推行,才会让更多私人界响应。  

既然我们已开始了此政策,往后各部门聘请公务员时,主管都要有性别包容思维,确保各部门男女性别比例平衡,有性别落差也要即时纠正,这是性别包容政策的用意。

槟岛市政厅及威省市政局在2012年就已落实“性别敏感及参与式预算”;在2017年槟州房屋部也在人民组屋计划上採用了有关机制。